zora

Could it be magic 09

        「你上次睡覺是什麼時候的事了Q?」

        「What!?」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Q下意識的身體一抖,握在手中的Q10馬克杯不小心脫手而出。「Oh, shit!」

        就在他以為自己要失去這個月第10個馬克杯時,一隻修長而有力的大手穩穩地接住了它,免去了它粉身碎骨的命運。
        「呼~謝了。」他抬頭看像那隻手的主人,為了拯救Q10而單腳跪地的金髮特務,正用他那雙湛藍的不可思議的眼,戲謔的瞧著自己,「007,你已經從美國回來了!?我以為你是22號的飛機。」
        金髮特務利索地站起,左手將Q10遞還給他,順手指了指腕上的Omega Planet Ocean 600m,3點鐘位置的日曆窗顯示著22的數字,「今天就是22號。」
        「Oh my god,已經22號了嗎!?」看著錶面,Q倏地睜大雙眼,像是要確認一般的連眨了好幾下眼睛,爾後帶著歉意的眼神抬頭看著金髮特務,「Sorry Bond,我忙得忘了安排人去機場接你了。
        「Doesn’t matter. 我自己可以回來。」看著他一臉歉意,活像個無辜的小貓咪,特工忍不住伸手揉了他的黑髮。
        蓬鬆柔軟的觸感,讓他一時捨不得離開,在頭腦反應過來之前,右手已經不自覺離開了頭髮,沿著顴骨向下,婆娑撫摸著略顯黯沉的眼周,「倒是你,忙什麼忙到忘了時間? 甚至沒有睡? 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突然的觸碰讓Q彷彿觸電一般顫抖,差點又將Q10摔到地上,他緊張的後退一步,遠離Bond的指尖,「喔、沒什麼。」Q無意識的嚥了口口水,「一點私事。」
        他這麼做的原因並不是討厭Bond,相反的,因為他太喜歡對方了,怕被Bond看出自己的愛意所以閃躲。
        是的,他單戀著James Bond。
        和Mycroft與Sherlock不同,他並不將愛情視為人類與生俱來的錯誤訊息,對Q而言,愛情就像是一種外來的無敵程式語言,不著痕跡的入侵人類的系統中,帶來各種感覺—狂跳到像是下一秒就會衰竭的心臟、紊亂的幾乎吸不到任何氧氣的呼吸、炙熱的像是要融化而無法思考的頭腦—這是駭進任何國家電腦系統,都無法帶給他的快感。
        而追求快感,正是所有駭客的阿基里斯之踵,因為如此,青春期的他沉溺於愛情,戀上了恐怖分子,以愛為名盜取了各國機密,絲毫不在乎自己的行為會替多少人帶來多少的傷害,直到在他協助之下而被挾持的飛機,撞上世貿大樓之時,成千上萬的死亡,他才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錯得離譜。 


        嘲諷的是,Mycroft原本也該在那架飛機上的,當時將近而立之年的他和新婚妻子正要展開蜜月旅行,但因為臨時有要事處理,他選擇了讓未婚妻先走,自己改搭下一班飛機,就此與他畢生之愛天人永隔。而這件事是當時在美國讀書、刻意與家人遠離的他所不知道的。直到他在Sherlock難得沒有喜悅的神情的推理之下得知真相時,那瞬間,父母難過的表情,Mycroft憤怒的像是要殺了他的眼神,都讓他知道,他傷害的不僅僅是陌生人,而是世界上最親最愛自己的人。
        他本該被送去國際法庭審判的,一千個死刑也不足以挽回他造成的死傷,相反的Mycroft卻用他的地位,以及Sherlock的偵探能力,揪出背後策畫的恐怖組織,自己轉為汙點證人指控過去的愛人將之判死,並且一輩子在MI6監控下工作為代價,保住了自己充滿罪惡的生命,為此他充滿感激。


         這就是他為什麼拚了命也要阻止Merlin做傻事的原因,他太明白在愛情的驅使之下,會讓人犯下多少可怕的罪行,他不願Merlin也犯下跟他一樣的錯誤而悔憾終生。這也是他為什麼選擇相信Loki的理由,原因只是他自己,也曾是個殺人無數的兇手,如果罪孽深重的自己都值得第二次機會了,那為何Loki不能。


        而這更是為何他不願和James Bond有任何進一步的關係的原因,十多年來,每當他看見Mycroft無意識地撫摸那隻本該戴在左手無名指,如今卻改戴在右手無名指上的金戒指時,揮之不去的罪惡感提醒著自己—你不能去愛,你不值得愛情。

        金髮特務為對方的閃躲邈不可聞地嘆了口氣,但仍保持著紳士風度不再多問他口中的私事為何,爾後將提在右手上的公事箱遞了過去,「我來還裝備,很可惜的這次沒用上。」

         將Q10放回桌上,Q打開箱子,Walther PPK果然完好如初的躺在裡面,他拿起手槍把玩,「還是一無所獲嗎?」 


        Bond無奈地搖搖頭。「他簡直像人間蒸發一樣。」
        和Kingsman不同,MI6一直沒把Valentine與恐怖分子連結在一起,畢竟他表現的就跟一般的慈善家沒兩樣,直到他和M約見面之後,M卻突然聯繫不上,他們才對Valentine起了疑心,在MI5那頭老狐狸,也是Q的大哥,無意的露出耳後的傷疤,以及顧問偵探,Q的另一個哥哥誇張的演繹之下,他們知道了Valentine的全盤計畫,由他帶著Q發明的電波干擾器前往Kentucky,企圖中斷Valentine的測試,卻還是晚了一步。Valentine早已離開,他在教堂見到了無數死於各式槍傷、刀傷、爆炸的屍體,獨不見他的同行。
        V-day過後七個月以來,MI6除了清理Valentine剩餘的同黨,營救那些不肯屈服而被關起的達官政要之外,也順便找尋失蹤的Kingsman騎士下落。

        「Poor Merlin.」Q嘆息著,將手槍放回箱子內鎖上。 金髮特務差一點又想伸手去撫平他皺起的眉頭,但這次他忍下了衝動,改將雙手插入口袋,像是隨口問起般的說,「你想一起去吃點什麼嗎?」

        「喔,都這時候了啊!」在Bond的提問之下,Q看了看時間, 晚上6點了,「抱歉,我等等跟人有約,下次吧。」

        想到 晚一點的約會,Q不禁露出苦笑。

        Kingsman的歷任Merlin大概都是工作狂來著,一千年以來留下的資料,龐大的讓可以一目十行的他、Loki跟Anthony三人一整天都窩在壁櫥後的密室裡,卻仍只看了非常小的一部分。


        唯一可以確認的是Kingsman的確和King Arthur有關係,在King Arthur死去,Queen Guinevere即位之後,由宮廷藥師Gaius私底下成立的一個組織,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在Merlin之後,延續Camelot的魔法,卻在時代變遷中不知不覺間變成了情報組織,雖然如此但這發現已經令他們十分振奮,認為裡面多少會記錄一些與魔法相關的事情,也許能循線找到真正的Merlin Emrys.
        但他們平時都各自有工作得忙,只能約在工作後,犧牲睡眠才有時間繼續找線索,他們三人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好好睡一覺了,Loki為此開始嚷嚷,早知道就不要收回神力,至少當神可以不用睡覺。 



        是誰?看見對方寵溺般的微笑,金髮特務下意識地就想詢問,但隨即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轉而改口,「好吧,下次……你要去哪?需要我載你過去嗎?」他指了指窗外,「在下雨。」

        「那就謝了。」Q微笑,「Savile Row 11號。」 



         大雨中的交通是壅塞的,當Aston Martin DB5緩慢地在倫敦街道上移動時,看著Q昏昏欲睡的臉,金髮特務卻忍不住想到他的父母。

         這輛骨董車其實也是老Bond留給自己為數不多的遺產之一,James將之整理好後便一直擱置著,原因無他,車子內有太多回憶了,父親載著母親一同出遊,不小心迷路時副駕駛座的母親的碎念,在後座的他雖然看不見他們的臉,卻從一言一語間感受得出兩人間的愛。 

        他想,出遊時的父親,一定也用過相同的眼神看過在副駕駛座的母親吧。
         然後,他又想起一年前副座上的Mrs. M,「她也睡著了,在去Skyfall的路上。」

         「嗯?」Q驚醒,看著James Bond的眼神有些茫然,「誰?」

        金髮特務卻只是搖頭,「沒什麼,你睡吧,再五分鐘應該就會到了。」Q點頭,毫無防備的再度睡去。

      五分鐘後,Aston Martin DB5如期到達了Kingsman,James喚醒了Q,「到了。」

         「謝謝你貼心地開車載我來,雖然只是睡了十多分鐘,但我覺得自己好像重生一樣的清醒。」Q揉揉惺忪的睡眼,扯開笑容由衷地道謝。

        「我的榮幸,再見。」

         「再見。」Q推開車門,離開之前突然回頭,「James,Mrs. M一直都很信任你,對於一個打從心裡信任的人,她一定希望你可以幸福,所以,想到她時不要再悶悶不樂了,好嗎?」

        金髮特務睜大眼睛,這是Q第一次叫他的本名,突然有種想將人再抓回來的衝動。你呢? 你也信任我嗎? 你也愛著我嗎? 


        但他還沒付諸於行動時,一道輕快的男聲介入了他們,「Quentin? 你怎麼在這? 要去店裡嗎?」


        撐著黑傘的年輕紳士,體貼的將淋著雨的Q拉入了傘下。 


        「Eggsy! 對啊,要去店裡。」

        「那一起走吧。」Eggsy對著車內陌生的金髮特務點頭致意,關上車門後小聲地詢問Q,「他是誰啊?」怎麼一臉不善的瞪著自己?

        「同事。」Q笑著回答,有點好奇如果自己告訴Eggsy對方就是特工界大名鼎鼎的James Bond,Eggsy會不會衝去要簽名,於是俏皮的貼到他的耳邊,「很有名的那種。」 


        「誰?誰!? 007嗎!?」Eggsy如預期般的眼神放光,「他是真的存在的嗎!???」
        「你覺得呢? 別想了,Merlin一定等到快生氣了。」Q壞心的不回答,拉著想回頭的Eggsy進入店裡。
         而這一切都看在金髮特務的眼裡,他煩躁的想替自己點根菸,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帶。於是他拉下座背,靜靜地躺在車內,「是不是該賣掉了,沒用的老古董?」

--------------- 


一直覺得在副駕駛座上睡著,代表對駕駛百分百的信任,也是一種愛意的表示。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