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Could it be magic 07

        當Loki發現自己被丟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而且還被告知得要趕去Kingsman時,他開始後悔答應Mycroft的條件。「好歹也帶我出去啊Mycroft 你這混帳。」他一邊碎念一邊下床,腳落地的瞬間卻發現昏迷太久,身體完全施不上力,碰的一聲跌下床。

        「shit!」Loki認真覺得自己今天快把一輩子的髒話份量一次用光時,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
        「Hey, 你需要幫忙嗎?」一頭深褐色捲髮從房門探了出來,相似的舉止讓他一瞬間以為是Mycroft 良心發現折返了,不過他馬上發現這人明顯的年輕許多。
        Loki覺得他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在哪邊見過,「你是誰?」他問著,一邊伸手搆住床沿,試圖將自己從這狼狽模樣解救出來,而對方見狀甚是好意的上前扶他一把。
        在陌生年輕人的幫助下Loki順利站起,他才發現這人比起自己實在矮小許多,但在剪裁合身的開敞毛衣與西裝褲的襯托下,讓他的身型顯得修長。 「謝謝。」他說,內心忍不住對這個幫助自己的小個子產生了一點好感。
        「不客氣。」年輕男子頭微仰,對他露出一個抿嘴的燦爛笑容,「你好Prof. Hiddleston. 我是Q,這裡的員工,另外我想,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他見Loki蹙眉疑惑,補充道,「從Merlin手上。」
         「喔,是你。」他隱約記得被Merlin放倒前,從鏡子裡看到另一個身影,與Q的身形類似,怪不得自己會對他感到熟悉了。「Then, I guess I should thank you, again.」
        「不謝,這算是我的職責所在。提到職責……」Q頓了一下,從口袋中掏出一條類似黑色布條,「在帶你離開之前,可能要麻煩你曚上這東西,恩,可以麻煩你先坐下嗎?」 
        Loki挑了挑眉,「繼神盾局的嘴鋯和手銬之後,這次換英國人的眼罩,你們這些Midgard人還真是樂衷於在我身上施加一些小道具,不知道下次還會有什麼新把戲?」抱怨歸抱怨,Loki還是順從的坐到了床上。
         「我部門裡還有一兩件訊問危險分子時用的拘束衣,若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拿來讓你湊整套。」
        「不必了。」Loki忍不住嘴角抽蓄,「快點帶我離開這可怕的地方,Please。」
        「哇,讓你感到可怕,這可真是我們的榮幸。」Q邊笑邊矇住他的雙眼,爾後在他腦後打了個結實的結,「好了。」接著他將自己的手移到了他的肩膀上,「你待會就這樣跟著我走。」
        目不能視的Loki乖乖地搭著他的肩膀站起,他們靠的如此近,他甚至可以感覺到Q的頸動脈緩緩跳動的頻率,「Really? 讓我走在你背後,你不怕我趁機攻擊你然後逃跑?」因為接觸,他更能感受到手掌下的年輕人的骨瘦如材,也許自己不需用魔法,也能輕易撂倒他。 
        「喔~你可能不知道,這裡除了我之外,同時還有許多監控系統,在你擊倒我的瞬間,立刻會有數不盡的特工出現,用一些,恩,不太溫柔的手段制止你。」他說,然後開始移動,「況且,就算你從特工們的手中逃出,我設計的這個空間,所有牆壁都是可動的,每5分鐘就會自動變化,少了我的帶領,我想你也很難自己走出去。」
        Q的語氣看似漫不經心,不過Loki卻聽得出他隱含著對特工們以及他所設計的空間的驕傲,「你以MI6為榮。」

        「是的。」Loki可以想見,現在他如果看的到的話,Q臉上一定掛著驕傲的笑容。「難道你不以Asgard為榮嗎?」

        「……從未。」Loki艱澀的開口,「活在一個人人都將你視為怪物的世界,會讓人感受到很多,但榮耀,絕對不是其中一項。」

        「我不那麼認為。」Q輕柔的嗓音此時卻顯得鏗鏘有力,「被人視作怪物的經驗我有過,因此自我放逐的念頭我也有過,你並不是唯一,但我的父母、兄弟從未放棄我,在他們的協助以及我自身的努力下,最後我便找到了這裡—MI6—一處願意接受這樣的我、以我為榮也讓我引以為榮的部門。」Q將手覆蓋到了Loki的手背上,「你呢? 你的心裡一定也有這樣讓你在意、且永遠不放棄你的人吧?」

        掌心傳遞來的溫暖,讓Loki想起了Frigg,想起了Merlin,還有Thor,「可惜,他們不是死了,就是失蹤了,要不就是不那麼在乎我。」
        他感覺到了Q安撫似的在他手背上輕拍了幾下,「有時候那些你以為不那麼在乎你的人,其實只是用他自己的方法在關心你,就像我哥Mycroft一樣——
        「他是你的兄弟!?」Loki驚訝地打斷。
        「哈哈,是啊,怎麼大家聽到都這麼驚訝,不管是你或是Detective都這樣。」Q笑得連肩膀都顫抖起來,「總之,Mycroft—你也聽過他講話的方式,那種九彎十八拐的講話方法—總是讓人搞不清他話中真正的涵義,直到他對我的……恩,行徑,忍無可忍,少見的表現出氣急敗壞,把我丟到MI6坐牢,我才知道他出乎意料之外的在乎我。」

        「聽起來,他是個好哥哥。」

        「才不。」Q回答的截鐵斬釘,「他從小就世故,在公開場合裡他最想做的就是無視Sherlock--我的另一位哥哥,一個擁有高度反社會人格的偵探,有機會在介紹你們認識--和我的存在了,因為他總覺得我們兩個會讓他在一堆人面前丟臉。」他頓了頓,「儘管如此,Mycroft他在重要的時刻,總會站在我這一邊,他的在乎,也只會在這種時候才會表現……所以,你覺得自己真的不被在乎嗎?」

        Thor的臉又再度浮現在他的心頭,儘管他們倆因太多人太多事疏離,在他待在牢裡時,Thor甚至都沒去探望過自己一次,但在黑暗世界的那時,他抱著自己屍體聲嘶力竭地大喊時,看起來又是那麼的在乎自己。

          是不是真如Q所說的,他的在乎只在最後的時刻才會表現出來?

        「……這已經不重要了。」Loki平淡的回答,「我早已決定忘掉他們,重新開始。」

        「唔,這樣的話,那就預祝你的新生活過的愉快。我們到了。」

          Q說話的同時,繞到後面幫他解開眼罩,重見光明的瞬間讓他有些不適,但很快的不適感便消逝了,他眨眨眼睛,認出自己站的地方是Kingsman更衣室的鏡子前。

         「你簡直就像魔法師一樣,一下子就把我變回來了。」Loki由衷地讚嘆。
         「這沒什麼,每個軍需官都會這樣的魔法,又或者該說科技。」Q對他的恭維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那麼我的任務就到此了,再見,教授。」
         「在道別以前,」Loki叫住了他轉身欲走的腳步,「可以告訴我,你和我說這麼多事的原因嗎?」
         Q偏頭轉了轉眼珠,「跟朋友友好的聊天需要任何理由嗎?」他看了Loki一眼,後者滿臉的不信,爾後嘆了口氣,「好吧好吧,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我相信你。」
         他頓一頓,「我不像Mycroft一樣,總將事情做最壞的打算,也不似Sherlock有洞悉真相的能力,不過身為駭客,我對自己的直覺準確度,倒是十分有把握,直覺告訴我,現在的你與上一次在紐約的你,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兩人了。我自己都可以從以前那個活在0與1之間的邊緣人,變成現在這樣與你侃侃而談的Q了,為何你不能從一個恐怖分子變成追求真理的文學家呢?」
         Q炯炯直視的眼神讓Loki心頭莫名感到一陣溫暖。

        事實上,這次在Midgard生活的情況與千年以前不同,他不是一個純白如紙的二王子,而是一個背負著惡名的戰犯,Loki並不抱持著能像千年以前一樣,找到Merlin他們那樣接受自己,甚至理解的人,但至今與他接觸的人,撇去這個Kingsman的Merlin不談,不管是Pr. Dumbledore或是知道他真實身分的Mycroft,他們都默許他繼續在英國生活,而Q,更是第一個在知道他身分之後,仍直率的表示相信自己的人。

        「謝謝你,My friend。」他真心地說。

         Q露出大大的笑容,「既然是朋友的話,叫我Quentin吧,Quentin Holmes。」
         就在Loki想說些什麼時,另一個人聲介入了他們之中。
         「早知道你是一個這麼容易就暴露自己身分的人,我就不用大費周章的駭進MI6了。」Merlin一手拿著白色馬克杯,一手拎著西裝毛坯,斜靠在門邊悠悠的說,「你又遲到了Q,這次是半小時。」
         「嘿,這次真的不能怪我了,是Lo他……」Q看向Loki,「我可以這樣叫你嗎Lo? Hiddleston叫起來總覺得怪怪的。」Loki點點頭表示同意。
         「太好了。」Q滿意地微笑,接著又望回Merlin身上,「誰叫你要下這麼重的藥啊,害Lo睡了整整三天,他若再不醒來我看Mycroft可能就會冒著被Sherlock殺掉的風險,去叫Dr. Watson來檢查他了。」
         「哼、叫你那位哥哥的好助手去MI6,我看事情就不只檢查這麼簡單了。」Merlin看著Loki露出冷笑,「依你那位哥哥對未知事物的實驗狂熱,你的好朋友Lo——」他特意地加重了好朋友這詞,「——的某一部分,現在可能還泡在哪個裝著不知名液體的罐子裡。」

         「……這的確很像Sherlock會做的事。」Q不可置否的表情,讓Loki暗自把這位素未謀面的Sherlock列入危險黑名單中。

         「所以囉,我想Mycroft不至於這麼愚蠢。況且,我當時哪知道麻藥對神能不能起作用,當然要求保險,誰知道會讓他睡這麼久……」而黑名單上的第一位,就是眼前的這個Merlin,只見他緩緩走向他們,一步一步都讓Loki備感壓力,最後他在他身旁停了下來。

         他將手上的毛坯遞過去,Loki全身僵硬的接過,「廢話不多說了,現在來試穿你的西裝吧,看看哪邊需要修改,我的神。」
         「Hey,Anthony,你別這樣對他。」Q抗議地說。

         「你幹嘛在敵人面前暴露我的本名。」Merlin低沉的吼。
         「你不也知道他的本名了,這樣才公平啊,更何況他也不是敵人。」
         「你只是不滿我說你身分容易取得才這樣挾怨報復。」
          「我是啊。」Q回答得爽快,無恥的微笑反問,「你又能怎樣?」

        「我要駭進你的系統,放病毒。」Merlin咬牙切齒。

         「那我只好把裁縫店的真實面目不小心透漏給太陽報了。」

        「那我也只好把Mi6包庇罪犯的事情放到網路。」
        「你卑鄙。」Q吼。
        「彼此彼此。」Merlin不甘示弱。
         「Er……」Loki被兩位穿著類似款毛衣的軍需官,你一言我一語的言語戰爭夾在中間,銀舌頭難得的不知該如何發揮,只好小小聲地說,「我已經不是神了,我現在跟你們一樣,差別只在我有魔法……」
        「等等!?」他們同時停下,又同時開口,默契好的讓人懷疑其實他們是同一人,「你不是神了? How? Why?」
         「……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沒關係,反正現在世界和平,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聽你說。」Q說完,看向Merlin,「Anthony你的茶好香,是哪個牌子的?」
        Merlin受不了地翻了個白眼,「……我去泡。」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