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Could it be magic 06


        從Loki踏進Kingsman大門的那一刻,拜長期關注恐怖分子名單所賜,Merlin立刻認出了這位造成紐約大戰的元凶。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他們還沒從V-day的創傷中完全恢復,人員極度短缺,上天又送來一個極度麻煩—就算Kingsman特務都在,而且處於全盛時期,也要付出慘痛代價,才有機會打敗—的人物。


        Merlin暗自在心中嘆氣,莫非Kingsman悠久的歷史就要在他手上終結了? 


        然而長期從事特務工作養成的堅毅性格,可不允許他未戰先降,面對不請自來的強大敵人,哪怕勝率低於10%,自己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但出於某種護雛情結—他實在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Galahad死在他任內—所以他示意還在狀況外的Eggsy離開,單槍匹馬與Loki周旋。 


        當然Merlin一向不是什麼空有武力頭腦簡單的傢伙,若能在不引起Loki疑心下,就先從他口中套出一些線索,未來對戰勝利便能大幅提升至五成。


        是故他取出預先就藏在手錶裡的細針,藉由握手時刺了他一下,並加大手勁轉移他對刺痛的注意力,順利得手血液樣本後不著痕跡的把針藏回錶中—Merlin本想,如果套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晚點還能把血樣送去化驗,查看能否找出外星人的弱點,之後再藉機在他身上安插追蹤器,等血液分析結果出來後擬定下一步行動。 


        然而Loki卻在談話中提到了Galahad。


        要說Valentine 教會了他什麼,絕對不是權力腐敗人心之類的老調,而是一個簡單的認知—想對Galahad聖潔騎士下手的人,絕對不能留—這讓Merlin打消了探查行動,直接進入死鬥模式。 


        僅存的理智告訴Merlin,有很大的機率自己不但會失敗,也許還會反過來死在Loki手上,到時候就真的沒人可以阻止他了,所以在行動前,至少得示警其他人才行。 


        第一個浮現在腦海裡的人選當然是他那位任職MI5,等同大英政府的老學長,然而他不是Harry Hart ,與Mycroft Holmes沒有私交—他甚至懷疑Mycroft Holmes是否知道他這個人?—更別說聯繫方法了。


        於是他想起了Q—MI6 Q部門新任首席軍需官,同時也是Mycroft Holmes的小弟。 後者雖是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MI6一向是他們主要的競爭與合作對手,身為Kingsman的軍需官首席,他自然得了解對方的底細,是故當他得知MI6換了位軍需官,出於職責,也出於對這位年紀擁有最輕軍需官稱號的好奇心,他駭進MI6資料庫,想要取得對方資料—雖然費了一大番功夫,但最終他還是成功突破對方設下的重重防火牆,順利取得Q的真實身分。 


        「Quentin Holmes,26歲,推薦人Mycroft Holmes,喔,看來是Mycroft的親人。」以年紀推論,Q又太大不可能是他的兒子—除非他那學長瞞著所有人在就讀牛津時就娶妻生子,那麼唯一可能就是弟弟了。


        他繼續往下看,「劍橋跟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雙博士,非常厲害但......」 Merlin正心想就算有雙博士學位好了,年輕人的實戰經驗也不過如此—他站在理論上設計出了完美的系統,卻忽略了實際上所造成的落差,而這點落差就是老練的軍需官才看得出的突破點—下一秒螢幕上顯示的資料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屏以及一個花體字的Q字母浮水印。 


        他被反入侵了!當他意會過來,試圖切斷對方連結時,黑屏上跳出了一個又一個綠字母。 


—Nice to meet you. One of six people who can hack in my system, Merlin. Or should I call you Anthony Prideaux? 


        看到自己的真名顯示在螢幕上,Merlin有些詫異,早在他加入Kingsman那年,他就親自將自己的出生、就學、從軍,甚至就醫……等紀錄全部刪除了,對這世界來說Anthony Prideaux從未存在過,而Q卻找到了自己疏忽未刪除的資訊,這讓他開始對對方有了些許興趣,放下了準備拔掉的插頭,坐回椅子上。 


—你怎麼知道Anthony Prideaux? 以及,你怎麼進來的? 他自認自己的程式碼應該毫無破綻。


—Ha,別忘了你的舅舅Jim曾任職於MI6,數據資料也許可以消除,但存放於總部的紙本,除非你進來放火燒了。 


        喔對,永遠都有存檔、充滿機密文件的MI6。Merlin翻了白眼,可以想像螢幕那一頭,Q肯定是帶著得意洋洋的表情輸入這句話。


 —至於進來的方法,通訊協定第六十頁第三十行第七字元,你的符號打錯了,我便趁機改了一下後續文法,然後,芝麻開門。 


        喔,他看到了,那裡本該是驚嘆號註解文,卻不小心被他打成了該死的分號。他在心裡暗罵了髒話。


         停頓一秒,螢幕上又出現一行字。 


—So,我又是哪邊出錯? 


—不,你沒出錯,只是Do loop語法寫太長,運算過程多浪費了0.0001秒,只要我同時用十萬倍的數據攻擊,你的系統就會變慢十秒,我就有辦法趁機進入。 


        基於某種禮尚往來的心態,反正這件事過後他們兩方的系統勢必都要重寫過了,Merlin老老實實的說出方法。 


—Wow,只是0.0001秒,這樣你也察覺的到,軍需官這工作還真不是人幹的。 But Thanks a lot. 


        Merlin忍俊不住,不是人這種怪異的恭維到底該高興還是難過?Q應該明白自己也是他口中【不是人】的一員吧。 


—彼此彼此。 Then, goodbye. 


        Key進最後一字後,他利索的拔掉插頭,結束這段有趣的初見。 


        於是那次之後他和Q之間就建立起某種默契,有時是互相幫對方的語言Debug—當然是片段的,在對方不曉得全部語言也不知道作用的情況下;


        有時又已挑戰侵入對方的最新系統為樂—總是他侵入MI6沒多久,對方也會跑進Kingsman,然後兩人又要重建系統,太吃力不討好了,他們只有在窮極無聊時(通常也意味著世界和平時)才這麼玩; 


        但大多時候都在抱怨自家上司交代的任務有多不可能,或是自家的特務又在執行任務時不停指揮,替自己找了多少麻煩。 


        所以現下Q是他的最佳人選了,能夠立刻聯繫,有能力處理(通知他等於同時知會MI5與MI6,假設合這兩者之力都無法阻止Loki,那麼Merlin還真想不出全英國還有誰有這能力了),最重要的是,如果是Q,他最後一定能理解自己這麼做的意圖,與Q相處的這陣子,Merlin總有種好像與自己——年輕版的——對話一般輕鬆寫意。 


        打定主意後,Merlin假借取布,進入內室與Q聯繫,他拿起平板進入加了密的私人port——發現利用公有頻道聯繫實在太不便之後,兩人開發出來的,但因為V-day已經閒置半年的專線——隨即將訊息Key了進去。 


—Loki在Kingsman總部,我要試著殺了他。十分鐘後若沒我的消息,表示我失敗了,請派人收拾殘局。 


        他沒料到的是,對方居然在線上,送出訊息沒一秒,螢幕上就跳出Q的回覆。 


—What!? Are you lost your mind?你想一個人對付那個神!? 


—等等,我馬上派人過去。 


—就十分鐘,等我。


—你收到了嗎Merlin! 


—DO NOT BE ACTING ALONE !


        Merlin看著一個個大寫佔滿平板螢幕,完全可以想像另一邊Q得不到回應的憤怒,若在平時的狀態下,他也許會聽從Q的指示,不過現在,他對Loki的憤怒並不小於此時Q對自己的。


        於是他Key了最後一行字,便放下平板。


—Sorry, 事關Galahad, I can't wait. 


        爾後事情進行的意外順利,他將Loki帶進試衣間,拿出藏好的針筒,裏頭混著能夠癱瘓一頭大象的麻藥,以及他研發出來的奈米型追蹤器—倘若麻藥對Loki不起作用而Q的後援不能及時趕到的話,MI5或MI6的人馬還能靠著這小東西找到他—接著注射進他的頸動脈,麻藥也確實在他身上發揮效果。 


        順利過頭了,反而讓Merlin看著癱倒在他身上的Loki不知所措,不曉得應該直接扭斷他的脖子好,還是浮現在腦海中數十種痛苦的死法—一些他在查舅舅Jim Prideaux 的過去時,無意間學到的。他彷彿一個尋求死亡的人,來的懸崖旁卻發現自己怕高,搖搖欲墜卻拿不定主意。 


        就在他遲疑當下,通往地下基地的鏡子突然自己打開了,站在裡面的,是一個有著一頭深褐色捲髮,戴著粗框眼鏡,體型偏瘦宛如男大生的年輕人,由他漲紅著臉氣喘吁吁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內勤角色。


         好不容易喘過氣,年輕男子開口,「Hi Merlin,好久不見⋯⋯」他停頓一下,皺起濃眉,「這麼說好像不太對,Er⋯⋯初次見面? 喔,算了,我是⋯⋯」 


        大概是劇烈運動造成腦部缺氧,年輕人的話語毫無章法,Merlin被他逗的一笑,替他接下未盡的自我介紹。「Hello Q,你遲到了,3秒鐘。」 


        「對,我是Q。」Q翻了個白眼,「誠如你所見,身為一個活動範圍只有公寓和MI6總部,兩點一線且缺乏運動的Nerd ,我一路從辦公室跑來到地下鐵,緊接著在所有乘客的尖叫聲中跳車,幸運地沒摔斷脖子,然後轉乘你們的秘密地下鐵。」 


        他停頓了一下,「Er……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不會告訴你。進入你們的總部後,還要躲過你們的監視系統跟內勤人員,一路摸進電梯直達這裡,已經是我一整年份的活動量!! 而以上那些聽起來像是00特工才會有的行為,就只是為了阻止你做、傻、事!! 所以花費10分鐘又3秒,我想應該是可接受範圍。」


        他看了一眼昏迷的Loki,「呃,所以,看在我這麼努力的份上,你可以先把手從他脆弱的脖子上拿開嗎?」 


        「這表示你該多點體能訓練,我的話,也許9分鐘左右就到了。」Merlin忍不住吐槽,但手依然按著Loki的脖子不動。「或是直接派你的外勤來才是正確選擇。」 


        「我也想啊,不過00⋯⋯呃,總之他們不在,我只好自己上了。雖然遲到,但至少我還贏過Mycroft 和⋯⋯」


         Q話還沒說完,Merlin身後的門便碰的一聲被撞開。 


        「你知道你是個大混蛋嗎Merlin!」


        蘊含怒氣的女皇腔英語傳入耳中,讓Merlin猛然想起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回頭一看,逆光中的挺拔身影緩緩走近,他不由得放下了Loki,幾乎都要喊出他的名字時,卻看清了他的臉。 


        「你應該知道,身為一個騎士,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為什麼要多此一舉資開我?就為了保護我?」Eggsy一面逼近,一面對陌生的年輕人使了個眼色,對方立刻意會將Loki從Merlin身邊拉開。


         「要不是我收到一封簡訊即時趕回,你現在會是如何?一具死在Loki手上的屍體?還是一個沒弄清真相就謀殺無辜人的兇手?」 


        「身為你的上級,判定你無法勝任此次行動而要求你離開,我想我的做法並無不妥。至於結果,就像你看到的,我沒有變成一具屍體。拜你們所賜,Loki也活得好好的。請不要反應過度而忘了自己的身分,Galahad。」Merlin冷冷的回答,眼神卻是看著一旁的Loki和Q。 


        「既然沒有任何不妥就請你看著我的眼睛說!」Eggsy拉住Merlin領口惡狠狠的吼,「Right,我從沒忘記自己的身分,我先是Eggsy,後來才是Galahad。而你,無論你的真名是什麼,你和Harry兩人就像我的父親,我的老師一樣。失去了ㄧ位⋯⋯」 Eggsy哽咽了一下,「已經讓我痛苦萬分,我不願看到僅存的那個也失去理智,讓仇恨蒙蔽,變成像Valentine 那樣任意決定他人生死的怪物!所以我拜託你,Merlin,不要迷失了,記住你是誰。」 


        看著眼前這個拯救世界也不見膽怯,如今卻因為自己而顫抖的年輕人,Merlin莫名的想起在二十年前的那個夜裡,那個要求Merlin記住他的真名的Harry。


        他想,Eggsy不愧是Harry選定的人,除了外表,內在也相似的嚇人,一個總是為他擔心,從危難與孤寂中拯救自己出自己的騎士。 


        Merlin嘆了一口氣,「I'm sorry kid, 是我錯了。」然後輕輕的抱住神情詫異的年輕騎士,「我保證我會記住自己是誰,不再迷失。」 


        「Er……Merlin……」被Merlin這樣抱著,Eggsy不知道自己是感動成分多一些,還是害臊成分多一些,還在猶豫要不要抱回去,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們,Merlin瞬間推開了他。 


        Eggsy突然覺得有點扼腕,瞪向門口看究竟是哪個不識相的傢伙。 


        「很高興你記得自己的身分,Anthony學弟,」一個黑西裝杵著黑傘的中年男子—光看裝扮Eggsy還以為看到Harry—慢慢走進來,「我真不樂見你錯殺無辜被關進大牢,還引起Asgard向大英帝國宣戰。」 


        「Mycroft我警告你,我是警探不是交警,不要老是遇到什麼緊急事件就拉著我幫你開路」,跟在他後頭的還有一位碎碎念的銀髮男子。


         Anthony? 學弟!? Eggsy正想進一步詢問他們的身分時,那個穿著毛衣,護著Loki的年輕人出聲了。 


        「總算出現了,尊貴的Mycroft閣下!! 敢問你是又胖了多少,遲到這麼久!!」一直待在一旁,又沒能力一個人扛走Loki的Q,難為情的被迫見證這場父子和解劇場,深深覺得自己何苦這麼早到,而Mycroft又該死的為何還不來。


         「No, 我親愛的弟弟,擦亮你那近視2000度的眼鏡,我不但沒胖,還瘦了不少,但你知道的尖峰時刻,塞車。」說到塞車時,Mycroft還埋怨似的看了一眼銀髮警探。 


        「看我幹嘛?」警探忍不住撇嘴,「就說我不是交警了,塞車又不歸我管。」然後他注意到了昏迷狀態的Loki,「恩,他就是那位,惡名昭彰的Loki? 怎麼看起來這麼⋯⋯沒有威脅性。」 


        「僅限昏倒狀態。」身為在場唯一一位與清醒的Loki交談過的人,再度恢復冷靜的Merlin回道。「他會某些⋯⋯我猜,魔法。我只和他握手不到三秒鐘,他就知道我的軟處在哪。」 


        「既然如此,那我們可要好好把握他昏迷不醒無法作亂的這段時間。」Mycroft看向了警探,「Inspector Lestrade,可以看在國土安全的份上,幫忙將他運到MI6嗎?」 


        「所以我現在又變搬運工了?」Lestrade抱怨歸抱怨,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跑去Q右邊架起那位睡美人。「哇、看起來瘦瘦的,沒想到他還挺重的。」 


        「Eggsy,去幫忙。」Merlin命令。 幫忙!? Eggsy看著一左一右架起Loki的警探與毛衣青年,「Merlin……好像沒有我的位置了?」 


        「你還有腳可以抬。」


          「恩……好吧。」Eggsy狐疑的看了Merlin一眼,後者雖然表情有些凝重地瞪著Merlin,但至少表現的正常多了,於是他乖乖聽從指令去幫忙。 


         「所以,」在他們都離開之後,Mycroft率先開口了,「你打算問我什麼?」 


        「你知道我想問什麼。」Merlin嚥下一口口水,「你那邊是否有找到Harry,或屍體?」 


        「很可惜的,沒有。」Mycroft遺憾的搖搖頭。「也許我那位友人也像某位00特工一樣逃過死劫,正悠哉地在某個小島上享受人生。」 


        「呵,希望如此,但他最好做好回歸時會被我狂打一頓的心理準備。」 


        「真是令人期待,屆時請務必通知我。」Mycroft笑著說,「你知道的,打家暴專線我就會收到消息了。」 


         「那麼,你打算怎麼處置那個從天而降的麻煩?」Merlin好奇的問。 


        「唔……不好說,就我的了解,他已經待在倫敦一陣子了,表現正常並無異樣,也許他真的改過自新也不一定?」他看到了Merli臉上毫不掩飾的懷疑表情,「總之,還是要等他清醒,看他的態度再說。到時候也許還要請你幫忙,監視或追殺什麼的。」


        「那我由衷希望是前者。」


-----------------------








某人再不現身,新一代Galahad 就要擄獲Merlin的心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