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Could it be magic 05

       「Am I interrupted something ?」Loki推開西裝店意外沉重的木門後,見到方才擦肩而過的兩人結束某個話題,眼神謹慎的盯著自己看。

        「Not at all.」下一秒,那個在路上引起自己興趣的毛衣男子-Merlin臉上堆滿了笑意,彷彿剛剛的緊張氣息只是自己的錯覺一樣,然後以帶著蘇格蘭口音的腔調親切的招呼,「May I help you, sir?」

        饒是如此,他那半框眼鏡下炯炯有神的,如同刀鋒一樣銳利的審視眼神,卻不見減弱半分直直往他身上射了過來。

        Loki挑了挑眉,「Yes.」他得承認,踏進這家西裝店完全是因為Merlin Emrys,直到與這個Merlin四目相對,棕色而非湖水藍,亦感覺不出半分魔力蘊藏的雙眼,讓他明白自己找錯了人,一度感到失望,但這個Merlin快速的變臉反應卻勾起他的興趣。「我想訂製一套西裝……現在方便嗎?」他看向另一位年輕人。

        年輕人看了Merlin一眼識相地說,「既然有客人,我就不打擾了。」與Loki錯肩時禮貌性地露出微笑點頭致意,順手帶上門。

        「Hi,我是……代理裁縫Merlin,Mr……?」不知何時已經移動至他身邊的Merlin,伸出右手。

        Merlin有著一雙修長手指,節節分明且指甲修剪整齊的手,他觀察一秒後友好的伸出右手,「Hiddleston.」他的掌間遍佈薄繭,握力意外的大,實在不像一個普通店長該有的力道,好像被什麼刺到一樣讓Loki瞬間疼得縮回手。

        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探知魔法才剛施放沒多久,腦海只出現幾個夾帶爆炸與槍擊的畫面,還有一兩個重複出現的名詞,就被迫中斷。不過沒關係,他有的是機會發掘,「代理?」

        「Oh,Mr. Hiddleston.」Merlin復誦,Loki敏感的覺得Merlin念他的名字時聲調彷彿高了半度,彷彿帶著某種懷疑跟嘲弄的意味,但很快的他便恢復正常,「我們上個裁縫沒能逃過半年前的那場大屠殺。」Merlin遺憾的表示。

        「Hope he rest in peace.」Loki跟著露出一點哀悼的表情,不過內心想的卻是可惜當初他不在Midgard,不然他還能協助那位【慈善家】一臂之力。

        像是害怕他會因此跑掉,Merlin立刻解釋,「雖說是代理,但我年輕時有很長一段時間亦是擔任裁縫,專業程度不會因此打折扣,請您放心。」語畢對Loki露出自信的微笑,「Now, Mr. Hiddleston,你是否已經有屬意的款式了呢?」

        「不,老實說我對西裝並不了解,請你幫我介紹一下,讓我有個底。」

        「Sure,That’s my duty. 這邊請。」他帶Loki大致參觀了一回,詳細介紹了各式各樣的襯衫,義式、美式與英式西裝的不同,三件式與兩件式各自適合的場合,布料的選擇,一些領口、袖口設計的巧思,甚至連配件都介紹了,聽完一場Loki突然覺得人類的服裝繁複程度其實不下於Asgard。

        一小時候,Merlin總算停下了介紹,「大致上就這樣,到目前為止還可以嗎Mr. Hiddleston ?」他從頭到尾保持微笑,然後補充,「雖然我剛剛介紹了義式與美式西裝,但基本上我們只接受英式西裝訂製。」 

        「這是當然。畢竟,你的名字讓我想起亞瑟王傳說裡,那位偉大的魔法師,自然得是英式。」Loki停頓一會繼續說下去,「其實我是一位研究亞瑟王的學者,不會這麼剛好Kingsman的創始就跟亞瑟王有關吧?或許還有位裁縫叫⋯⋯Galahad?」

        那是,Merlin 腦海裡不斷重複呼求的名詞,充滿緊繃的、牽掛的、眷戀的、激情的,最後被深不見底的悲傷包圍住的呼喚。

       Merlin依然維持著微笑,但Loki並沒有忽略他在聽到聖潔騎士的名號後,呼吸不由自主的發重,盯著自己的眼神,也從提防明顯的轉成……敵意。Loki不著痕跡的摸出藏在袖子裡的匕首。

        「很可惜的,我在Kingsman服務的並不夠久,不曉得這裡的創始由來,不過您說的並非不無可能,畢竟Kingsman可是一家歷史悠久的老店了。至於傳說中的聖潔騎士,本店沒有這樣一位裁縫。」儘管看出Merlin的敵意,但他意外的忍住,依然有問必答。
雖然Loki半點都不信他的回答就是。一種直覺告訴他,Kingsman背後一定還藏著些什麼。

        呵呵,真是有趣。Loki開始懷疑,是不是全英國的Merlin都那麼的令人好奇,「真是太可惜了,還以為今天除了西裝還有其他的收穫呢。那麼,我想就訂製一套兩件式的西裝,因為是講課時穿的,形式不用太華麗,一般領、單排扣,至於布料……」

        Merlin在他猶豫之時插進,「抱歉,打斷您,剛好我手上有一匹布,覺得非常適合您。」說完便跑進內室,沒多久帶著那匹布在他面前展開,「墨綠色鑲著金絲線的羊毛料,低調中含著金色的魔法光芒,很襯您的雙眼。」此時的他又換上了裁縫師專業而平靜的面具,由衷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Loki揚眉。以Merlin 表現的敵意,他還以為自己已經踩著他的軟處了呢,沒想到Merlin 表現的比自己料想的還要沈穩,短時間又恢復正常。墨綠的雙眼一秒閃爍著讚賞意味的金光,「謝謝你的⋯⋯誇獎,若您不是裁縫師,我還以為是某種程度上的調情。」他又看了一眼Merlin,後者僅僅微笑,好像方才的敵意只是他的錯覺。「我倒覺得你才是那個有著魔法,一眼就看透他人需求的人。我喜歡你的推薦,那就決定是它了。」


        「謬讚了,當了快三十年的裁縫,才培養出這麼一點小小的直覺。」Merlin伸出食指推了推鏡架,「那麼,就讓我來替你量身體尺寸,請到這邊。」

        Loki尾隨著他近了第一試衣間,Merlin 請他站在全身鏡前而後拿出了皮尺。

         「首先,領圍。」Merlin 低沈富有磁性的蘇格蘭腔,從他耳背後灼熱的響起,接著他感覺自己頸後的頭髮被輕輕掠起,偏涼的指尖像羽毛一般,若有似無的搔刮過動脈,「你有一頸粉白如蝤蠐,修長優雅的領,Mr. Hiddleston……或者我該稱呼為,Loki ?」
        Loki驚嚇的睜大眼睛,毫無防備的看著鏡子裡的Merlin拿著針筒往自己頸動脈注射了什麼,下一秒鏡子內的他便癱倒在他懷裡,恍惚之間,鏡子裡的影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通道,他感覺自己被扛起,他應該反抗,意識不受控制的慢慢散去⋯⋯然後陷入一片黑暗當中。 
         他一定又墜下彩虹橋,否則怎會在虛無中飄移不定,黑暗、漫長、恐懼、孤獨、無助、絕望,曾經包圍著他的一切又全都回到他身邊,直到他聽到有人輕喚著......

        ......L 

        ......Lo 

         ......Loki

         是誰?誰在呼喚我的名? 

        Odin? Frigg? 還是......Thor......? 

        「Loki Laufayson。 」正統不帶情感的英國腔,不可能是Thor,那是? 

        他努力睜開沈重的眼皮。

         光,

        刺眼的白光,

        模糊了視線也令他痛苦的皺眉,一連眨了好幾下眼睛才慢慢適應。 

        許是見到他的動靜,那個聲音又響起,「很高興你終於醒了,Mr. Laufayson.」

        Loki循聲望去,隱約可見一個穿著黑色正裝半杵著黑色雨傘的高壯男人,但腦袋昏沈的讓他像是醉了三天的醉漢,無法看清他的面貌。他試圖敲頭讓自己清醒點,卻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一手吊著點滴而另一手被銬在床上。 

         「Don't call me that name.」Loki恨恨的回。「I'm Loki, who are you? 把我帶到這裡有什麼目的?」

         雖看不清,但單從那人的口音也知道他不是Merlin,但也決定和綁架自己脫不了關係。 


        對方像是察覺了他的不適,不知是出乎禮貌,又或是天生大膽,往前走近直至他們不過距離三米,這下他總算看到他的樣子了——深褐近黑的頭髮,看起來有些稀疏,卻有條不紊的往後梳起,深灰色的雙眸並不算出色,可內藏著難以忽視的精光,如鷹喙一般高挺的鼻更顯得他的銳利,以及兩片薄唇泯出一臉狐狸般狡猾的笑——一個難纏的敵人。 


        「很抱歉這樣對待你,Mr.......Loki,但我們實在沒有把握,要用多少劑量才能迷昏⋯⋯一個神,所以就讓Merlin下重一點,沒想到你會昏迷這麼久。」他交叉著腿,一手倚著傘,一手插在西裝褲口袋裡,看起來毫無歉意的解釋著。「My name is Mycroft Holmes. 一個小小的公務員,綁架你的目的,不外乎就是想請教你到英國的目的, killing people?foster wars?conquering the world? 還是以上皆是?如果是這些目的,建議你還是轉往老地方發展,會比從英國來的有效率。」

        Loki被他最後一句老地方給逗樂,忍不住哈哈大笑。「人類,你可真有趣,這樣出賣你美國的同胞。可惜我對你說的那些事,暫時不感興趣。」
        「只是實話實說。」Mycroft自顧自的走向床尾的桌上替自己倒了杯水,稀裡的清脆聲響引起Loki一陣口乾舌燥,他不知自己昏迷多久,多久沒補充水分了,而這件病房,一點都不像病房,到處都是白熾光,更顯得他媽的熱。
         他忍不住抿了抿乾燥的嘴,可對方像是沒注意到一般,繼續說著,「畢竟我們小小的政府內,可沒有什麼神盾局之類的部門,能幫您製作毀滅世界的武器,不是嗎。」說完,他仰頭暢快的喝,一飲而盡後發出讚嘆。「大熱天裡來杯清涼解渴的水,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爾後,像是察覺到他渴求的眼神,他又盛了兩杯水,緩緩的走向床邊,舉高臨下的望著他,卻絲毫沒有把水遞給他的意思,「那麼,我可以請問是什麼引起了你的興趣?」
        Loki肯定這傢伙是故意的,某種逼供的手段。   

         「nothing. 有人規定神不能在人間生活嗎?」輕蔑的覷了Mycroft一眼,這點小把戲就想讓他屈服?「還是說貴國沒有同美國般的雅量,接納一位外來者?」
         「不,沒人規定您不能在這生活。當然不,女皇的雅量可比山姆大叔多得多,只要你喜歡,你可以繼續教你的書,做你的研究,我們不會干涉你。」
         這是⋯⋯要放他走的意思!? 

        在Loki露出詫異神情時,他微笑的停頓了一下,「但你要明白,英國雖然沒有超級英雄,但願意為女皇赴死的特工卻不少,而這些脾氣暴躁的特工們沒什麼長處,監控剛好是其中之一,要是他們發現了什麼⋯⋯統治世界的企圖,我無法保證他們不會扭斷你的脖子——就像Merlin對你做的那樣。」

         提到Merlin, Loki突然想起了他的指尖游移在頸部的觸感,一想到那傢伙當時的確有能力直接扭斷自己的脖子,不由得感到一陣惡寒。

         「所以,你怎麼說呢,Mr........」Mycroft問著,一邊將水杯遞給了他。

        「Hiddleston.」Loki接過水杯,雖然不懂對方葫蘆裡賣什麼藥,但既然他都先釋出善意了,那麼自己還是老實接受才是明智之舉,至少在搞清楚英國政府的實力以前——或許對方沒有浩克,但這次他可沒有神力加持,更沒有大軍當後盾。「只是一位研究亞瑟王文學的普通教授。」

        「Very well, Professor Hiddleston.」
          Mycroft說話當下,一位銀髮穿著大衣外套的男人走進房間,不同於Mycroft的溫吞,迅速俐落的揭開了銬著Loki的手銬,爾後站到了Mycroft 身後。

        「Thank you, Detective Lestrade.」他向身後的男人致意後,面向Loki執起水杯,彷彿執起高腳杯一般謹慎的說,「For Queen Elizabeth  Alexandra Mary. 」

          Loki 眨眼,跟著舉起水杯,「For King Arthur Pendragon.」他說,露出惡作劇般的神情。
         Mycroft 不以為意的喝光杯中水,「不管是國王或皇后,至少我們現在就服從在大英帝國的統治下。但出於私人的好奇心,我可以問你,為何是亞瑟王?」
        「一個承諾。」他回,飲盡杯中水。

        「well, 既然你是重承諾的人Mr. Hiddleston,希望今天的事你也能謹記在心。 Good day professor.」點頭致意後,他與身後的警探步出病房。

        「啊,差點就忘了,瞧我這腦袋,真是越老越不中用。」Mycroft僅從房門探出一顆頭,「你的裁縫請你三日後下午四點準時到Kingsman試毛坯⋯⋯不過那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你昏迷了整整三天。 Good day again and......good luck.」

         Loki看向了牆上的掛鐘, 四點十分。
         Shit!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