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Could it be magic 04

        Merlin已經記不得上次進Kingsman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V-day那場大爆炸過後,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疲於奔波在世界各地—主要是確認失聯的騎士的生死,對那些還存活、可以幫忙的人給予下一步指令,替那些死透的權貴穩定動盪的政局,至於不幸喪生的,則協助將遺體運回國安葬—前者雖然繁雜了一點,但並不棘手,更令Merlin難以面對的,是當他必須將後者的死訊告知那些曾是他朋友的親屬們,他看著他們,無論是哽咽啜泣,還是放聲大哭,他們臉上每顆淚水的重量,是他的不可承受之輕,痛的讓他聯想到當他看見那顆打在Harry Hart臉頰上的那顆子彈,讓他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被擊斃。

        Merlin一直忙著承受他人哀傷的情緒,卻沒有時間好好的哀悼Harry Hart,直到今天,所有收尾的工作都告一段落,他才有時間哀悼他的伴侶。


        是的,伴侶。很少人知道他和Harry除了同事以外,還有這層關係。事實上,就連Merlin自己也難以確認他們倆人是何時發展成這樣的關係的,時間是一種奇妙的魔法,不慍不火地看似很慢,實際上又快到讓人無法反應,Merlin已經記不得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面臨多少次的生離死別--父母早逝,由舅舅Jim Prideaux 撫養長大,但他也在自己進入大學那年病逝,大學時期他也有過一些知心朋友,但隨著他加入Kingsman也特意斷的一乾二淨,十年過去,那些曾經的好友,已經變成了在路上擦肩而過也難以認出的陌生人了,也許就是某一次和某人的交錯,讓Merlin意識到自己的生活很孤獨,幾乎快被孤獨淹沒之時,對他伸出援手的竟是Harry Hart。

        Merlin記得初見Harry Hart是在他大一時,那是一場系際辯論會,基本上辯論這種比賽身為理工科系的他們是毫無勝算的,但辯論是他的為數不多的興趣之一,況且身在牛津這個英式議會辯論的發源地,豈能錯過瞻仰傳統的機會,所以雖然身為新生沒有參賽資格,他還是去旁聽了。

        比賽的過程,果不出Merlin料想,站在反對黨的他們從一開場就落在下風,但Merlin卻對正方的上議院政府副首相與下議院內閣成員*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倆人都穿著合宜的西裝,操著女王英語,遣詞用字都帶著那麼一點華麗-雖然在他眼裡顯得有點做作-內容卻是句句鞭辟入裡,面對聽眾不時發出的噓聲,卻不見半點慍色,依舊波瀾不驚的闡述自己的立場,標準的那種很難讓人討厭,卻也難以親近的紳士。

        有趣的是,Merlin發現這兩人雖然都是正方,但卻毫不在乎的在彼此發言時提出PoI**,雖然也不排除是他們的策略,但一來一往之間卻流露出有意無意的較勁意味。比賽的最後,上議院政府和下議院內閣分別獲得了第1、2名,但團隊第2名的下議院內閣成員卻獲頒了最佳辯士,Merlin心想,裁判大概是認為兩人的表現不分軒輊才會這麼安排吧,但對副首相個人來說,這安排實在不公。

        於是,Merlin忍不住上前攀談,「一場精彩的辯論,我為您的論點感到佩服,Sir。」他頓了一頓,看了一眼站在另一端,因獲得最佳辯士而正接受人群恭賀的黑髮青年,有些惋惜的說,「可惜您沒獲得也屬於您的殊榮。」

        副首相,一位有著棕色捲髮,眼神異常明亮的青年,先是露出些許詫異,上下打量了Merlin一會,隨即回道,「可惜?一點也不,畢竟我的隊伍才是拿下冠軍的那個,況且⋯⋯」他對Merlin露出深刻的微笑,「獲得一位紳士的認同,已是莫大的榮幸。」他向陌生卻英俊的青年伸出右手,「Harry Hart, and you are......?」

        Merlin望著Harry Hart兩頰隱約可見的酒窩,以及隨著低沈嗓音突然釋放出的⋯⋯費洛蒙?有種方才在台上看到的穩重英挺的紳士,其實是自己幻想出來的錯覺。他沒有伸出手回握,「只是一個不足掛齒的無名小卒罷了。抱歉,打擾了。」語畢,也不管失禮與否,調頭就走。反正他自認不是什麼紳士,不需費心遵守這些上流社會規定的煩人禮節。

        那是他與Harry Hart第一次見面,之後他才知那位大他兩屆的學長是貴族之後,更是牛津辯論社裡的風雲人物,關於Hart的傳聞很多(大概是身為風雲人物的必然結果),有好也有壞,好的方面除了是辯論比賽常勝軍,還才華洋溢的十四行詩人,甚至還是西洋棋、馬術、擊劍高手,Merlin心想,這傢伙要是活在古歐洲大概會是優秀的騎士***,至於壞的方面不外乎一擲千金,夜生活精彩,男女通吃之類的花邊新聞了。依照他受歡迎的程度,Merlin本以為他會如同同窗敵手,也就是那場比賽中獲得最佳辯士的Mycroft Holmes一樣一畢業就進入政壇,沒料到Harry Hart卻在畢業後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沒人再提起他過,Merlin有些納悶,但沒掛心,一直到三年後當他也從牛津畢業,意外進入Kingsman後,他們又碰面了。「Galahad, and you are......」 


        Merlin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喫著相同笑意,向他伸出右手的男人,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從他光亮的眼神中綻放的狡詐光芒,Merlin肯定他是故意的。真是一個劣根性極重的傢伙,當初他怎麼會覺得對方是個紳士來著呢?

        這次,因為有Arthur在一旁,Merlin無法無視眼前的那隻手,只好忍住一拳揍扁Harry--笑得該死的好看--Hart的臉的衝動,也伸出了右手。「Merlin. Nice to meet you, Sir Galahad.」

        雙手交握,暗中較勁,誰也沒有先放開的打算,Merlin沒料到的是,這隻手的主人在往後的三十年依舊與自己糾纏不清,而他會如此眷戀這隻手的主人。

        直到Arthur察覺兩人微妙的互動,不耐煩的咳了一聲,兩人這才如大夢初醒般放開彼此。
        「現在,你們認識了,讓我們來談談這次任務吧。」
        這是他們倆第一次合作,Arthur親自指派的任務並沒有多大的挑戰性,僅僅只是混入某場派對,從某國大使手中偷走他們從我國偷走的軍事情報資料而已,因為被偷的是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所有也不會引起兩國紛爭。
        事情開始的十分順利,Harry Hart按照計畫,用自己偽造的身分成功進入派對,靠著他從隱藏式耳機提供的人物情報,與他本身高明的交際手腕,沒引起任何人的疑心,順利與目標人物接觸,接著Harry Hart用他從前在辯論比賽中展現的說服力,讓醉醺醺的大使自己傻傻地交出鑰匙並說出文件所在地,事情發展都如Merlin先前所預想的順利,包括文件擺放位置也讓他猜中,Harry Hart只要上樓用那把鑰匙開啟保險箱取得文件就好,但他總有辦法把簡單的任務與槍戰爆破畫上等號。
        上樓前往目的地的半途,Merlin發現螢幕上那個代表Harry Hart的小綠點停了下來,正當他要詢問時,他的聲音有些嚴肅的從音響中傳出,「Merlin,我聽到另一間房裡傳出哭聲,那是怎麼一回事?」
        他當然知道Harry聽到的是什麼,戀童癖大使先生藏在自己房間,從第三國誘拐來的孩子們,雖然是犯罪行為,但那人渣因為大使身分有著豁免權,加上受害者也全是他國國民,他們的政府對此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Merlin如實提供情報,耳機那端的人卻異常沈默,那時的Merlin對Harry的個性還不熟悉,當時也沒有眼鏡鏡頭能夠看到任務進行的狀況,但Merlin隱約的嗅到一點不對的氛圍,於是他本能的提醒Harry,「Galahad,不要讓其他事情干擾了,完成你的任務,一旦你成功了,他自認會遭受他的國家最嚴厲的懲處。」
        「⋯⋯收到。」Harry回答,儘管聲音有點沙啞,但仍移動腳步往目標房間前進,沒多久就聽見他回報,「已取得文件。」

        「Ok, 趁現在還沒人察覺異狀,由原路撤退。」Merlin如此回覆,並感到鬆了口氣時,Harry Hart移動的綠點又在同一處停了下來。
        「Merlin, 你知道戀童癖患者通常不會因為本身社經地位的改變而改變,且再犯率高達六成嗎?」 

        「是的,我知道;不,Galahad,我得糾正你,是六成七。」
        「喔,謝謝你的指正。」他聽見Harry帶著笑意的回覆,伴隨著大量的槍響、物品碎裂以及俄語的咒罵。
        「Shit,這跟計畫完全不一樣。」Merlin煩躁的差點沒把自己的頭髮扯光,現在想起來,自己會禿頭這傢伙根本是罪魁禍首,但卻忍不住揚起嘴角,「Galahad,你的右手邊書櫃,推開後有個通道,現在,炸翻他們,帶著孩子進去跑到底,我們一分鐘後見。」
        「Yes Sir」 

        後來,在他的協助下Harry當然順利撤退了,除了文件之外還救出了三個十歲上下的小男孩,Arthur當然很不滿,一個簡單的任務,被他們倆搞成了大使並殺大使館爆破的國際事件,他因而被迫繳了整整十萬字的報告,Harry Hart 也被勒令接任何任務,直到事情結束以前。
        但說也奇怪,事情發生不過兩天,就有媒體出乎意料得知大使的竊資行為,搞得原先咄咄逼人要英國政府交出殺人兇手的俄方突然間就息事寧人了,Merlin猜想,這大概跟他那老對手脫不了關係,於是給HarryHart的懲罰,只維持了短短兩天。

        從那次之後他就更加篤定了,Harry Hart根本是披著紳士外皮的無賴,還是破壞力特強的那種,但是比起特意為之的調情無賴模式,Merlin卻不討厭他這種只憑直覺判斷邊任意妄為的流氓行為。

        也許是拜這種不知哪裡來的直覺所賜,Merlin無法得知Harry是從何時發現自己的孤獨,甚至比自己都還早發現,他只記得Harry 的陪伴,始於一個他做完內勤報告,發現整個部門只剩自己的夜晚,原本關閉的通訊線路無預警的突然開啟。

        「Merlin?」
        「Yes. Galahad, May I help you?」
        「Which one do you like, 巴哈 or 貝多芬?」

         古典樂?Merlin笑了一下,難不成Kingsman連各人音樂喜好都有規定了嗎?「Neither, 不是古典樂愛好者,比較起來更愛搖滾樂。」 

        「喔,睡前聽搖滾樂,有趣的選擇。」他聽見Harry如此呢喃,而下一秒,音響裡出現了Queens 的Somebody to love 。
        「Well, Nice Choice. Thank you, Galahad.」

        「Harry Hart,我需要有人提醒,他是真的存在。」
        「Sure.」Merlin露出微笑,「對我來說,Harry Hart一直都在我的心中。」 「⋯⋯Thank you. And night, Anthony Prideaux.」 

        Merlin並不訝異Harry 知道自己的真名,畢竟他知道自己就讀的學系,也比自己早三年進入Kingsman......嗯,這下Merlin意識到了,Harry Hart不但對自己瞭若指掌,還是Anthony Prideaux在這世上唯一的連結了。
        Merlin說不出此刻的心情是孤獨感多一點還是難過多一些,但他很慶幸後來的二十年,每個通宵的夜晚,都有Harry Hart和他奇怪的音樂選擇相伴—五十歲的人某天晚上放了the wanted 的glad you came,Merlin心想,哪天他播了Justin Bieber的歌他都不訝異了。

        「No,Merlin我不會放baby這種歌給你聽,太沒格調了。」
        「So you do listen his songs?」Harry-辯才無礙-hart,難得一見的被貓咬掉了舌頭。 

        但可以的話,Merlin只想對他說,只要你活著回來,往後的日子裡,就算你每天播JB的歌,我也願意聽。
        只要Harry Hart活著。

        「你有沒有想過Harry 還活著?」時間拉回現在,在他處理完一切,好不容易找到時間能夠哀悼伴侶,Galahad,不是他的Harry,而是那個與他極為相似的青年Eggsy,糾纏著他不放,「畢竟都半年了,我們還沒找到他的屍體,也許他成功躲過Valentine的子彈呢?」Eggsy樂觀的說。

        自從V-day之後,他已經多次向自己提出飛往美國找尋Harry的請求,不過自己一直因為善後任務人力吃緊,而屢次拒絕他的要求。現在,就在善後告一段落,Eggsy又再次找上他。—God,總是樂此不疲的纏著魔法師,已經成為每任的Galahad的傳統了嗎!?

        Merlin揉揉眉心,「好,我們假設Gala--Harry真有能力在這麼近的距離裡躲過高速發射的子彈,還瞞過Valentine,那你倒是說說看,還活著的他為何至今還不出現?」Merlin頓了頓,看著Eggsy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失落神情,覺得自己似乎太過殘忍。
        Harry對自己而已也許是伴侶,但這一年來的經歷顯示,他在Eggsy心中的地位不下於自己,他已經把Harry當成自己未成有過的父親一樣愛戴著。真要說的話,他應是現下最能體會自己心情的人了,只要他願意把傷痛與Eggsy分擔。

        可惜Merlin身為一個優秀的內勤太久了,一直以來他都習慣扮演分擔外勤責任的那個,而非被分擔者,所以他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世界還在運轉著,不會因為任何人的死去而停止半分,我們都要學著接受事實,並自己走出來。」
        他對Eggsy說著,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在還沒接受Harry 之前,他可以與孤獨共處十年,現在Harry走了,在他接受死亡召喚之前,再與之相處十年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你可以的Anthony Prideaux, 你可是Jim Prideaux 的侄子。
        曾經,他發現Jim在夜裡拿著一張相片安靜的看著,他沒忍下好奇,出聲詢問了那個照片裡擁抱Jim的男人是誰,Jim只是露出一個微笑,哀傷的、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是孤獨。」爾後沒多做解釋,就把那張破舊的照片收到懷裡。
        後來當他加入Kingsman後,他才知道Jim和那個男人,Bill Haydon發生的一切,終於知道他身上那股揮之不去的死亡氣息是為何而來。
        —我們Prideaux 是被孤獨所擁抱的家族。他彷彿聽見Jim用著他那絕望的嗓音,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可是⋯⋯」Eggsy依然想繼續說服魔法師,卻被門口的鈴聲打斷。

        「待會再說,Galahad.」Merlin看著進門的身影,眼神充滿戒備。「我們有貴客上門了。」


*英國議會式辯論,有別於正反方的分組方式,分成上議院政府(正方一隊),上議院反對黨(反方一隊),下議院政府(正方二隊),與下議院反對黨(反方二隊)四隊,每隊兩人,各自扮演不同角色,依序發言的方式,獲取裁判的認同,最後由裁判判定四隊名次,所以有可能出現正反一隊第一名但正方二隊第四名的情形。

** point of information , 辯士發言中,除了第一分鐘與最後一分鐘的時間以外,其他選手皆可提出分詰問,但發言者可以自行選擇接受回答與否。

***吟詩、西洋棋、馬術、擊劍,都是歐洲騎士必備的技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