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ra

Could it be magic 01

一篇因為太愛魔法師跟軍需官們跑出來的crossover 腦洞文,作者填坑無能,也許會斷尾😆

-----------

         Loki從未想過自己會有喜歡在Midgard生活的一天,畢竟,喜歡Midgard,聽起來就是Thor的風格而非他的。對Loki來說,這個充滿螻蟻的世界就如螻蟻本身一般不足一提,直到他對Asgard的一切感到無趣開始。

        是的,無趣。

        曾經,他以為Asgard的王座是他一生所求,但在成功扮演Odin統治Asgard一年之後,他開始發現,這並不是他所要的。他不否認,看著一向厭惡他的Sif和三勇士臣服於自己,為統治Asgard的初期帶來不少樂趣,然而沒有反抗、沒有諷刺,只是一味的服從,很快的讓這份樂趣變成了某種枷鎖。

        Loki心想,也許自己是某種心理病態來著,比起對自己的命令說一不二的三勇士與女武神,他更喜歡從前對自己提出的所有意見都抱持相反看法的他們,然後自己再用銀舌頭將他們的反對一一擊敗,看著他們各各鐵著一張臉聽Thor說:『Loki是對的,我們應該聽他的。』的樣子,說有多痛快就有多痛快。 

        然後Loki才發現,自己要的根本不是這無聊的王座,亦不是Sif或三勇士的臣服,他要的,或許只是Odin、Thor以及Frigg的認同罷了。然而這一切的可能性,都隨著Frigg的死亡—可笑的是,她或許是三人之中,Loki最有可能取得認同的那個,卻永遠失去了;Odin的沉睡—而他,就算醒著,也是三人中最不可能認同自己的人;以及Thor的離開—他曾擁有過他很長一段時間的認同,即使在發現他是寒冰巨人的身世,他那高尚的哥哥也未曾表現絲毫的動搖,但自己所做的一切,無疑是親手摧毀了這份認同—全部化成灰燼,多麼可笑。

        但事已至今,要叫Loki承認自己的錯誤,讓Thor回來接手這燙手山芋,他的自尊可不容許(Thor也不一定願意),可要他安分守己的守在這生無可戀的Asgard也不符合他身為混亂之神的處世風格。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狡狤的他再度扮演了Odin,在英靈神殿上召集眾神,並面露憂心的宣布他看到了諸神黃昏即將降臨的預言,成功的令整個Asgard不安了起來。

         面對他們的恐慌,他內心得意,外表卻繼續演出了一位憂心忡忡地賢君道:『Asgard的眾生啊,你們不需害怕,雖然諸神黃昏的來臨是必然的結果,但卻並非立即到來,依據我所遇見,它始於Midgard的墮落,若能使Midgard冬日不臨,Asgard也可常保春日的的繁榮了。』 

        『但Mimir曾說,即使是Asgard的神,仍然被禁止利用神力干涉九界的歷史的。』沉默的Hogun不改其一開口就是重點的本色,仍然憂心地向Allfather提出自己的看法。 

        果然不會這麼順利,Loki暗自在心中冷笑,但他也不是沒有準備。『是的,我中心的武士Hogun,我沒忘記Mimir的教導,但他僅限制神力干涉其他世界,假如是一個放棄使用神力,卻還保有一些魔法的神,就不在此限了。』 

        Loki聽見微微的抽氣聲,像是詫異Allfather的大膽,但卻沒人再提出反對。他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得意微笑,瞬間又隱去了,於是神色凝重地Allfather繼續說了,「為了延遲諸神黃昏的降臨,我將放棄神力,前往Midgard生活。然而為了減少對九界的影響,我在Midgard的這段期間,Heimdallr將不能看見我的行蹤,你們也不能與我聯繫,除非我主動與你們接觸。另外,我現在派遣Sif你前往Midgard找尋Thor回來代理我管理Asgard,在Thor還沒回歸之前則由Hogun代理。」 

        Allfather發揮了他銀舌頭的本色,將他們唬得一愣一愣,可笑的是,若他用的是Loki的樣貌,肯定沒人會相信他一分一毫,但改用Odin的臉說出這些謊言,他們卻沒想過要懷疑半分,聽到他願意放棄神力前往Midgard,甚至還露出了欽佩的表情,多麼愚蠢。 

        於是事情就變成了這樣,Loki降在Midgard的第一天,就捨去了Odin的樣貌,恢復了自己的臉,反正他相信Heimdallr不會反抗Allfather的旨意。雖然沒有神力有些不便,但至少他還保有魔法,而Loki一直是個厲害的魔法師,這讓他生活在螻蟻之中仍保有優勢。

        不過在魔法已式微的Midgard,要使用魔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也是為什麼他選擇了英國倫敦—這個在歷史上一度充斥著魔法的大陸—作為他的居住地,而非Thor所在的美國紐約。

        當然另一方面,他也考量了假如Sif不能成功勸Thor回去接那無趣的Asgard寶座的話—這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畢竟Jane Forster還在Midgard,Thor也許會放不下她—他若在紐約生活難保不會碰面,到時謊言可就……oops!  

        總之,Loki在倫敦住下來了,並且發現揮別了Asgard,他還頗享受在這裡自由的生活。喜歡閱讀的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大英圖書館,吸收了所有在倫敦生活該知道的歷史、常識、技能,甚至還學會了使用了電腦、平板與智慧型手機—科技,這時代產生的廉價魔法,他卻不得不承認在適應生活上,科技可能比魔法還有用。 

        魔法仍然是必須的,他用魔法為自己創造了一個身分—Tom Hiddleston,一個在牛津大學研究亞瑟王文學的新進教授,他十分滿意教授的身分,可以充分發揮他銀舌頭的長處卻又不顯高調,加上他是新進學者,他也就近住進了學校準備的教授宿舍,免去了在外租屋的開銷,使他可以領著這份不富有的薪水,而能巧妙地維持自己生活所需的質量。

         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唯一困惱他的只剩下他的服裝。作為一個Asgard的二王子,他對服裝的愛好比起Thor的不修邊幅—他仍沒忘記Thor在第一次被Odin貶到Midgard時的裝扮,寬鬆的T-shirt和牛仔褲,總使Thor有本錢將他們穿得如同模特兒在伸展台上的好看,仍令他不住地想翻起白眼—來的講究許多,但身為一個學者,還是文學的,身邊一個個都是不太重視自己服裝樣式的老學究,相較之下他的絲絨長外套、皮質馬甲、金線滾邊袖口……等都讓他華麗的令人側目,所以在教課的第二周被叫入了院長辦公室,也不那麼的令他意外。

         「Well,Pr. Hiddleston,我知道牛津一向是崇尚自由的學校,不過……我們身為教師,還是有……一定的形象需要維持的,不能老穿得……恩,像cosplay一樣……」院長,白髮蒼蒼的和藹老人,Pr. Dumbledore用著他純正的女皇英語緩緩說道。

        「Cosplay?」Loki眨著大眼,對於這個未曾聽過的名詞露出不解的神情。「親愛的Pr. Dumbledore,容我請問那是什麼?」

         「就是……」院長扶了一下下滑的眼鏡,「這不是重點,晚點你可以問siri。」他見識過Loki沒完沒了的好奇心與面對問題探究到底的堅持,沒把握自己可以受的了這些追擊,於是避重就輕的說,「總之,我希望下次在課堂上看到你時,是看見你穿著正式的西裝講課。」 

        在院長的要求下,Loki只好問了siri倫敦最有品味的西裝店在哪,因此不甚開心的站在了Savile Row上。 事實上Loki並不是真的那麼想乖乖聽Pr. Dumbledore的話,但不得不說,自他在Midgard生活以來,Pr. Dumbledore對他的關心,每每都令他想起了死去的F,如果要說他心中理想父親的形象,恐怕不會是Odin,更絕不會是Laufey,而是如同Pr. Dumbledore—這樣一位好似看穿一切(是的,Loki有時會懷疑他也是一位魔法師,早就知道自己的身分,只是不說),卻又包容他所有一樣的存在了。所以他不想讓他失望。

         而另一個原因也是,當他來到Savile Row上,看著一件件在展示在櫥窗裡的西裝,雖然Loki一向偏愛張揚的服裝形式,卻也感受到了他們在俐落的線條中所蘊含著的強大力量,低調而美麗,完全打破了他對正式等於無趣的偏見,於是對於訂做一套西裝的建議,也就不那麼排斥了。

        然而,他仍無法決定該進去哪家店,這時,一位穿著淺褐色格紋,樣式偏休閒款的西裝青年,和他身旁那位穿著毛衣,神色較為低調,卻有著不輸自己身高的挺拔男士吸引了他的目光。當然,他得承認青年的西裝辦像是一開始令他注目的原因,但最令他留心的,卻是在身形交錯之際,青年對男士的那個稱謂—Merlin.

        Merlin Emrys在Loki的記憶中並不是一個多難忘的存在,至少,在他還沒在倫敦生活以前,他早已忘記了他,直到那整整一個月泡在圖書館的吸收新知階段,讀到了亞瑟王傳奇,混亂之神才在找回了他千年以前的記憶。

         那是千年以前的事了,在他還是一個無法決定自己未來要成為一個武士—就像Thor那樣,符合眾人對一位英勇的王子的形象要求而存在—還是順從自己的天賦,成為第一位Asgard魔法師,也可能是九界之中最強的魔法師,卻遭眾神厭惡。他在迷惘之遊蕩在森林之中,只是想找個不受Thor打擾的地方獨自思索,卻不小心跌落了一個未曾被眾神發現的秘密通道,掉出了Asgard以外。

        在無止盡的掉落,未見有停下的蛛絲馬跡,就在他以為自己會葬身在這無盡的迷霧之中,恐懼的放聲大叫之時,一陣白光襲來,他立刻趕到自己的身軀被輕柔的托起,彷彿跌落在一團棉花之中的柔軟。 就在他意識到自己得救而感到心安之時,他聽到了一個和光一樣乾淨、與棉花一同溫柔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男孩,你沒事吧?」

         Loki張開了眼,見到了一個有著一頭微捲黑色短髮、一雙清澈碧綠的大眼,以及高聳的顴骨,特殊氣質的青年向著自己微笑,而那道救自己一條小命的光芒,就源自青年攤開的手掌之中,那一瞬間,Loki就知道了青年是一位魔法師,而且還是力量強大的那種。

         Loki心想,這或許是命運女神的安排,就在他無法決定自己的未來時,他遇到了在Asgard不會遇見的魔法師,這是一個向魔法師好好討教的機會。 

        「我沒事。」Loki沒有劫後餘生的驚恐,反而開心的從光雲中一躍而下,「謝謝你救了我,魔法師。」

        然而青年卻在聽見他對他的稱謂時,驚恐的解除了術法。 

        「喔、恩,不客氣……但我不是什麼魔法師,你只是很湊巧的跌進了草叢當中……」青年急忙否認,卻因為事出突然而顯得結結巴巴。 Loki笑看在謊言之神面前撒謊的青年,忍不住露齒大笑,「說謊。如果你知道我的身分,你就會知道這些謊言在我身上是不起作用的。」

         「我管你是誰,我只知道要是被其他人知道我會魔法我就死定了……痾、等等……」青年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睜大雙眼望著自己,「……是說,你是從哪邊冒出來的? 天空!?」 

        「是的,我來自天空,或是……你們說的……天庭?」他帶著神族一慣的驕傲報上了自己的身分,「我是Loki,Loki Odinson,謊言之神。你的名字呢,魔法師?」 

        「謊言之神!?我沒聽過這種神……」青年皺起他好看的眉,像是在思索,卻又不得其解,但仍乖乖地報上自己的名字,「我叫Merlin,Merlin Emrys,只是一個男僕,不是什麼魔法師。」 

        這便是,兩個舉世無雙的魔法師第一次見面的情況。

评论

热度(9)